浙江都市网 - 老百姓的网 免费邮箱 会员注册 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浙江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长三角 | 科技 | 财经 | 体育 | 教育 | 汽车 | 房产 | 健康 | 专题 | 图库
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新闻中心 > 浙江名记 > 正文
胎死腹中谁之过 母亲为保证据将9月死婴生马桶
浙江新闻网    发布日期:2008-10-15 10:44:38    进入论坛

  中新浙江网10月15日电 (见习记者 仇锋平 记者 张茵 胡旭明)10月6日,浙江义乌的汤国权向中新网投诉了他的悲惨遭遇。今年9月28日,他怀孕9个月的妻子方艳到义乌妇幼保健医院体检。当时,方艳已经感到身体不适,主动要求医生做B超,可是医生推说胎儿没事,拒绝出具B超单。结果到了10月2日,方艳再次到这家医院检查时,医生告诉却她,孩子已经死在肚子里三四天了。妻子方艳为了保存证据将胎儿生产在马桶里。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艰难怀上的孩子猝死腹中

  义乌市妇幼保健医院的官方网站是这样自我介绍的:一所以妇产科、儿科为专业特色的政府办非营利性医疗保健机构,创建于1952年,位于义乌市中心繁华地段,占地面积13000平方米,拥有装饰豪华的10层宾馆式住院大楼,开放床位260张,年门诊量30余万人次,住院病人约5000人次。

  方艳,也就是投诉中的那位女主角,便躺在这栋宾馆式病房5楼的一间病房里。虽然她只有26岁,丈夫汤国权也只有29岁,可是他们觉得,结婚三年,能怀上这个孩子真的不容易,很有可能,他们因为这件事情,再也作不成父母了:“我左侧卵巢囊肿,这种情况很不容易怀孕的,”方艳告诉中新网记者,为了怀上孩子,她一直在吃药。自从确认自己成功怀孕后,全家人对此倍加珍惜,怀孕至今,她就一直在义乌妇保院诊疗,定期检查,一切饮食、起居等生活习惯都遵照医生的嘱咐而行。

  然而,在即将分娩的最后一个月里,胎儿猝死腹中,这一严酷的打击,令全家人难以接受。

  死婴家属将此归咎于院方的医德之不存

  在方艳看来,这个家庭悲剧完全是义乌妇幼保健院的大夫们造成的。

  9月27日之前,她每月都要到这家医院检查几次,一切结果显示胎儿正常,自己的感觉也很好。可是9月27日晚上,她突然感觉胎动少了。她本来习惯于在晚上10点睡觉,可是当晚等到10点,都没怎么感觉到胎动。

  第二天一早,她便到妇幼保健院去检查。医生让她做了胎心检测,这是一种监测胎儿在宫内状况的重要检查。结果显示,胎动非常正常。方艳觉得不放心,要求再做个B超。因为做胎心检测的几个大夫非常草率,原本应该持续20几分钟的检测,才5分钟就结束了。还一边操作仪器,一边跟其他医生讨论“十一”去哪里玩。

  另外,当天还秤了体重,方艳的体重较9月13日减了3斤。而在这之前,她体重可一直都是在上升的。

  “现在想来,这明显就是胎儿出了状况,羊水减少了嘛!”不安的方艳当时就将自己的状况告诉了大夫,可是,当天那名叫宗俊英的大夫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没有同意做B超,只是开了三张化验单,让她去抽血检查。还告诉她,回家吃好点,补补就可以了。

  汤国权说,为了大夫的这一句话,他立马奔到菜市场,买回了一堆牛羊肉和海鲜。

  然而,不幸还是发生了。10月2日下午,方艳再次到妇幼保健院做胎心检测时,已经听不到胎动了,一做B超,胎儿已经死了:“主治大夫说,胎儿已经死了三四天了,只能引产了。”

  既然胎儿死了三四天了,那么4天前检查时,医生凭什么说胎儿状况良好呢?为什么孕妇体重下降,胎动减少,自己要求做B超时,大夫都不同意呢?方艳和他的家人愤慨地指责医生到,他们太缺乏责任心,在9月28日检查时,如果应孕妇请求,做了B超,就不可能发生这场悲剧!

  胎儿生产在马桶里

  10月5日中午,也就是方艳引产的日子,她被送进了分娩病房。

  当天下午,在经历了剧痛折磨后,方艳被亲属架到厕所,自己产下了那个死婴。

  “是个女婴,头发长出来好长,腿和腹部都脱皮了,”汤国权的母亲,当时见证了生产的整个过程,婴儿就生在冲水马桶里,然后喊来医生,剪断脐带,把她架到产房去了,婴儿则被医生给抱走了。

  这是一间5平方米左右的厕所,简洁得只有马桶和陶瓷脸盆,阴暗得根本进不来阳光。

  为什么要将女儿生产在这种地方,而且是在一个马桶里?这件事情显然给方艳造成了很深的刺激,她突然提高嗓音嚷到:“如果我把孩子生在产房里,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孩子!”

  胎儿死因质疑

  汤国权说,自己跟义乌妇保院算是结下深怨了。今年初,他3个月大的亲侄子,也差点在义乌妇幼保健院丧命。

  当时,他侄子身体不适,到义乌妇幼保健院检查。可当时,这家医院的大夫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病,只给他挂了点滴。

  结果,小孩子回家后,连续呕吐。等再送回义乌妇保院时,大夫们才说,这小孩子的问题比较严重,是肠套——就是大肠套着小肠。而该院在抢救的时候,不仅没能治愈小孩子,甚至把他的肠子都弄破了,弄的生命垂危。最后,汤国权开车,一路闯红灯将亲侄子送到杭州,才将孩子就活。只是苦了3个月大的孩子,他的肠子被切去了2段。

  10月7日,义乌妇幼保健院出具了《关于汤国权反映其妻9月28日产前检查有关疑问的答复》。

  院方认为,该院医生在诊治过程中是按照医疗规范进行诊疗的,胎儿死亡是由于脐带螺旋扭曲畸形所致。目前,医学检查中,脐带螺旋状扭曲畸形尚不能够提早预先发现。

  对于院方的这一解释,汤国权夫妇无法接受。他们向中新网记者出示了10月2日的B超报告单,上面明确注明,脐带是绕颈一圈,而且是U形。在10月5日生下胎儿后,也没有看到螺旋形脐带绕在胎儿脖子上。

  那么,医生凭什么说,胎儿死因是脐带螺旋形所致?汤国权认为这分明是院方推脱责任的一种借口。

  而比死因疑惑更令方汤国权夫妇气愤的,是义乌妇保院大夫们的医德。

  在9月28日—10月2日这几天里,方艳除了傍晚饭后,在家附近散步外,根本没有出过门,也没有遭受任何外伤。可在10月2日检查时,大夫却说胎儿死了三四天了,他们认为这不是跟9月28日的检查结果相矛盾么?大夫若在9月28日同意方艳的请求,做了B超检查,不是就能发现胎儿的异样了么?胎儿不就有了挽救的余地?

  义乌妇保院:他们误解了脐带螺旋扭曲的意思,我们是无辜的

  10月9日,中新网记者找到了9月28日为方艳做检查的主治大夫宗俊英。

  她的说法,跟方艳的讲述颇为不同。那天,方艳来检查的主要目的是她的腮腺炎,而不是胎儿。因为方艳患上了腮腺炎,这个口腔内疾病会影响人的食欲,导致孕妇体重减轻。至于方艳当日是否提出了做B超的要求,她已经记不确切了。但是,本着自己10年的从医惯例,如果患者自己要求做B超,她肯定是会开单子的。不过,当日,她让方艳做了胎心检测外,还辅做了肝、肾、功能检测以及胆酸测定,所以开了三张检验单。可是结果这些检查结果表明,胎儿当时是好的。

  随后,中新网记者找到了10月2日为方艳做检查的主治大夫张靓璠。据她回忆,方艳在那天下午一进她的办公室,就显得很焦急,说是胎动好像没了。医生马上用上了胎心检测器,也听不到胎动。结果B超一做,发现胎儿已经不行了。

  胎儿在死亡前,会有一阵子剧烈的振动。她当时就让方艳回忆,她最后感觉到胎儿的剧烈振动是什么时候。可是方艳就是回忆不起来了。

  “他们都是做生意的,十一国庆时生意比较好,他们可能忙晕了。”张靓璠说,她从没告诉过方艳和她的家人,胎儿的死亡时间。因为胎儿的死亡时间从产科的角度而言,是判断不出来的。

  “其实,按照现在的技术,就算做了B超,也看不出脐带是否螺旋形,”义乌妇保院保健部主任楼向明说,脐带螺旋形是指脐带像座机电话线一般,扭曲了。而不是方艳夫妇误解的那种,脐带在胎儿脖子上绕城了螺旋形。脐带是胎儿供血、氧等的通道。一旦脐带扭曲得极度变形,导致通道堵塞,就会导致胎儿猝死。脐带的这种症状有如兔唇,是天生的。在现在的医学条件下,根本无从预知。即便通过B超,也看不出来。

  她觉得很奇怪,在9月28日—10月2日这几天里,既然方艳感觉胎动减少了,为什么不主动来医院。如果当时马上来医院剖腹产,还有救活胎儿的一线希望。

  义乌妇保院专门负责处理医患关系的医务科科长金邵礼说,胎心检测是物理检测,依赖的是机器。即便当时医生有服务不到位的地方,也不会影响到检测效果。死胎标本现在还保存在医院里,如果汤国权、方艳夫妇对此有异议,可以提请医学鉴定,甚至司法诉讼。医院不会对此作出任何赔偿,因为自己没有任何过错。

  专家:无法判断胎儿的确切死亡时间

  在看了方艳所有的化验(报告)单后,浙江省妇保院产科副主任王正平说,9月28日之前,胎儿的状况是正常的;9月28日的检验结果显示,胎儿的情况也正常的。一般情况下,胎心检测的结果,可以管用一周。

  至于胎儿猝死原因,这个很复杂。譬如母体当时得了腮腺炎,这是一种病毒,感染胎盘后,就有可能导致胎儿死亡;脐带螺旋形畸形扭曲,也有可能导致胎儿死亡;当然,也有其他各种原因。在做全面的医疗签订前,谁也不好下权威的结论。所以,他建议方艳夫妇,如果对胎儿的死因有疑议,可以提请医学鉴定。

  不过按照现有的B超技术,确实没法看出,脐带是否有螺旋状扭曲。按照产科医学的技术,也没有判断出胎儿的死亡时间。

  随后,中新网记者找到了浙江省公安厅的法医室的徐主任,徐主任认为,现有的法医技术,很难判断出胎儿的确切死亡时间。而在方艳的个例中,要判断胎儿的具体死亡时间,根本是不可能的。

  医院门口的灵堂

  10月10日,汤国权开着他那辆“大宇”轿车,堵在了义乌妇保院门口。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在医院门口设立了灵台,花圈、大字报、排位,焚香、点棉被,算是对女儿的纪念,也是为了宣泄自己的不满。

  医院方面希望跟汤国权协商此事,如果有要求,可以商谈。汤国权要求院方赔偿15万元,这包括妻子怀胎9月,每个月1万元的营养费,5万元的精神损失费,以及其他的零散费用。

  院方没有同意,双方就此僵持。

  从早晨9点到中午1点,汤国权的过激之举吸引了路人的围观。最后,在警方的出面下,医院门口的这个灵台才被撤走。

  在10月13日的一次双方会谈中,义乌妇保院建议汤国权,如果不服院方关于胎儿死因的官方说法,而想要赔偿,可以提起司法诉讼和医疗事故鉴定。只要院方败诉,他们甘愿支付这笔钱。否则,他们即便有心支付,也没有这项权限。

  汤国权告诉中新网记者,在医院门口摆灵台是自己多番忍耐后的无奈之举。他不会提请医学鉴定,因为那样只会给医院台阶下。他们都是医疗系统的人,鉴定的结果只会证明院方是无辜的。

  何况,他现在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探究胎儿死因,而是想医院承认自己当初没有尽医德,存在渎职。如果当初医生尽力了,当初认真检查了自己的妻子,当初按照妻子的要求做了B超,即便最后孩子死了,他也不会对医院有一分一毫的埋怨。可现在,医院根本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完)

责任编辑:雷利伟


来源:中新浙江网

文章关键词: 张茵 死婴 孕妇

相关专题: 金华新闻网 民营医院聚焦 浙江名记

打印文章】【关闭文章】【收藏该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