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老百姓的网 免费邮箱 会员注册 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浙江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长三角 | 科技 | 财经 | 体育 | 教育 | 汽车 | 房产 | 健康 | 专题 | 图库
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新闻中心 > 浙江名记 > 正文
杭州老年人近百万 虚拟养老院能够突破瓶颈?
浙江新闻网    发布日期:2008-10-17 09:14:32    进入论坛

金祝社区工作人员给百岁老寿星祝寿  通讯员 石坚恒 记者 李忠 摄


南星街道开了个“夕阳夏令营”(资料照片)  通讯员 葛建兵 记者 李忠 摄

  中新浙江网10月17日电  杭州地区老年人口99.38万,目前杭州的老龄化程度已接近于预测的全国2015年水平。到2030年,杭州老龄化比例将达到35%。

  目前全国平均家庭户规模为3.44人,浙江省为3人,而杭州市则为2.8人。专家认为,家庭的核心化、小型化,使传统家庭的养老功能正逐步弱化,47%的老人担心年老生活不能自理或生病时无人照料。

  对养老方式的关注,也是对我们自身生活质量的关注。在机构养老、居家养老、以房养老之外,近日,江干区闸弄口街道提出了“虚拟养老院”的概念,让老人在家里享受到养老院的服务。

  在老龄化的今天,虚拟的尝试能否真正为杭州实际的养老问题解题?杭城养老方式该朝哪个方向走?今天,养老就像一道难解的算术题摆在了我们面前。

  难题

  百名老人只有1.69个床位

  66岁的老林早年老伴去世,只有一个在外地工作女儿,从单位退休后,他一直想找家养老院解决生活起居问题。但跑了家附近的几家养老院,不是条件不合他意,就是挂着“不再登记”。

  这不仅是老林的个人困扰。年初,九三学社杭州市委会对我市四个老城区1000多名老人的问卷调查显示,尽管只有14%的老人愿意选择在福利院、敬老院等机构养老,但目前杭州64家各类养老机构,床位数仅有8232张。也就是说,每百位老人只拥有1.69张床位,连一成老人的愿望也无法实现。

  “你觉得杭州的路堵吗?老龄问题就像现在车和路的矛盾。”市民政局副局长刘南说。

  “入不敷出”绊住民资介入养老市场

  庞大的养老市场,却极少引来民营资本的兴趣。“从目前情况看,养老事业还是以政府福利为主,民资想在这项投资上急功近利,不现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福利院院长向记者坦言,建福利中心,投资非常大,按现在的行情,即使入住率达到100%,老年公寓仍需要8—10年才能实现成本的回收。

  民建杭州市委会两年前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目前,杭州养老机构在经营上最多能达到微利,由于缺少政策上的扶持,加大了经营成本。根据现有政策,民间资本投资养老机构,不能分红、不能撤资,这对以营利为目的的民营资本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居家养老遭遇体系不完善困局

  “我父亲常年卧床,在护理上有很多讲究,就怕弄不好感染了。”尽管社区提供的志愿者护理服务让王女士暂时从工作与照料老人的两难中脱离了出来,但她还是对服务的专业性不免担心。多年从事社区民政的工作人员也坦言,一般社区养老服务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政府出资,由社区临时雇用“4050”人员提供服务,另一种就是由志愿者提供服务。而两者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即不具有专业服务技术。

  同时,九三学社杭州市委会在对我市居家养老的调研中也发现,当前绝大部分社区居家养老体系很不完善,还是基本停留在以家政助洁服务为主的单一服务格局。

  解题

  虚拟养老院:能够突破养老瓶颈?

  每天中午,家住三里亭苑一区的鲁婉珍大妈到所在的春晖社区“夕阳厨房”吃饭。79岁的她可以在这里享受到成本价九折的优惠。

  据了解,每天为鲁大妈解决吃饭问题的“夕阳厨房”是闸弄口街道“虚拟养老院”的一个助餐分支机构,如果是行动不便的老人,还能把饭送到他们的床前。

  记者发现,这个位于天城社区,建筑面积两百平方米的“虚拟养老院”里没有一个老人,实际上是该养老院的指挥中心,而在街道的各个社区都分别设置了站点。

  “我们希望建立的是一个网络,能够提供养老院一样的全套服务。”记者在他们提供的服务菜单上看到,养老院可以提供六大类50余项服务。负责人用“六助”来概括:助餐、助洁、助医、助困、助急、助乐。凡是老人所需要的服务,他们都应有尽有。需要服务的老人可以像进饭店点菜吃饭一样根据自己的需要,只需一个电话随意下单,丰俭由人。

  这个被称为“没有围墙的养老院”,如何达到机构养老院的服务标准?在天仙社区,负责人向记者展示了一整套分级管理运行模式:他们根据社区老人的情况确定“社区照顾需求指数”,借助网络构建一个虚拟的数据库,将60岁以上在册的557位老人分三个级别,实行低偿、无偿服务。为一级的老人需每日走访或电话访问,二级老人一周访问一次,三级老人一月访问一次。

  当然,老人们有很多具体化的心愿:如窗户多长时间擦一次、床单被套多长时间换洗一次。老人可以到“虚拟养老院”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进行消费。

  虚拟养老院的市场化运作猜想

  “敲门怎么敲,玻璃擦几道,理发用品如何消毒,这些都有一系列规定,上岗人员也必须通过资格考试。”在老人需求较多的家政方面,闸弄口虚拟养老院引入了夕阳红家政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不仅让专业性等问题迎刃而解,同时也为破解居家养老市场化运作提供了新的思路。

  “政府在社区公共服务和福利服务方面责无旁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必须‘大包大揽’。”市民政局副调研员马丽华认为,目前,机构养老还是要推进,但98%的老人还是要靠居家养老,这就需要呼唤社会化服务参与到居家养老中,更加急需一个企业市场化运作的服务机制。

  对此,政协委员仁真旺姆也在一份提交政协的提案中建议,改变单纯由政府、社区创办老年服务设施建设的思路,引入社会中介组织参与服务和管理。她还列举了两种参与方式:可以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家等民间资本投资兴办各类机构,由政府向中介机构购买服务,为老年人提供诸如送餐、定制服装等全方位的市场服务等等。同时政府部门还可以聘请中介组织或专业机构作为第三方,对居家养老服务工作进行监督,对服务质量进行评估,对服务人员进行定期考评。

  何为虚拟养老院

  所谓“虚拟养老院”,就是说它不是真的养老院,而是模仿养老院管理模式,为老年人提供所有养老院里所能提供的服务,给老年人全方位的照顾,使老人们不用去养老院就能在家享受到如养老院一般的周到服务,故称为“虚拟养老院”,这种养老模式又被形象地称为“没有围墙的养老院”。

责任编辑:张朋


来源:杭州日报

文章关键词: 养老院 老龄化 李忠

相关专题: 浙江民生 杭州新闻网 浙江名记

打印文章】【关闭文章】【收藏该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