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老百姓的网 免费邮箱 会员注册 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浙江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长三角 | 科技 | 财经 | 体育 | 教育 | 汽车 | 房产 | 健康 | 专题 | 图库
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新闻中心 > 浙江名记 > 正文
杭州明年禁止在钱塘江采砂 上万人恐断生计(图)
浙江新闻网    发布日期:2009-02-24 08:27:50    进入论坛

富春江上黄砂采挖现场 资料图


砂民没日没夜从钱塘江底挖砂 资料图

  钱塘江要禁止采砂 上万人生计令人忧

  中新浙江网2月24日电   “钱塘江上游每天都有砂子冲下来,砂子怎么采得完呢?”在近日举行的最新一期钱塘江采砂权拍卖会上,大部分参加竞拍的采砂船老板都这样对禁砂表示质疑。

  钱塘江杭州段禁止采砂这个话题,已是多年的老话题了。早在本世纪初,钱塘江管理局就有禁采的想法,但由于顾及大批采砂业者的生计,终于还是放弃了。

  而这次,狼真的要来了。因为按照目前的开采速度,钱塘江杭州段的砂,两年内就要告磬。

  “我们打算于2010年底在杭州段全面禁止采砂。”钱塘江管理局水政科副科长胡飞宝对记者说。

  虽然有一定缓冲期,但此消息已引起采砂业者的极大反弹。钱塘江管理局最新的一次压缩采砂船的企图,也因为反弹,被搁置了。

  质疑的背后,是采砂船老板沉淀在砂船上的上千万元未还贷款。还有运砂船老板对运砂船的未收回的巨额投资,以及从事采砂业的近万人的生计问题。

  质疑:禁采,能禁得下去吗?

  初步估算,钱塘江杭州段沿岸,靠采江砂吃饭的人约上万。整个采砂产业链,包括挖砂船20条、运砂船600余条、沙厂五六十家,砂码头100余家。总共积淀民间资本超过20个亿。

  钱塘江采砂,6年前还是个暴利行业。当时一条挖砂船,年可获纯利50万以上。而一条运输船运一趟砂最多可净赚1.5万元,一个月运三四趟,就有3-6万元进帐。

  于是,运输船行情看涨,一条带“砂卡”(指到钱塘江采砂船上运砂的资格证书)的二手船价格被炒到150万元。

  2003年,采砂船首次被允许开进钱塘江一桥下游。刚开始砂子质量好,砂源也充足,2005年-2007年,20艘砂机船老板全部改装了机器,把马力变大。为此,每艘船都欠下银行贷款两三百万元。

  没想到的是,2005年成了采砂业的一个拐点。砂子越挖越少,质量越来越差,卖砂越来越难。纯利暴跌,大部分砂机船主和运砂船主,至今仍没能还清贷款。这批船老板,成为禁采令的最大反弹者。

  客观地看,禁采之后,政府将面临很多问题:20亿闲置资产怎么办?还有船工、运砂工、砂码头工人等上万人的生计怎么办?

  因此,专家忧心忡忡:禁采,会不会诱发不稳定因素?

  【历史:曾经的辉煌和拐点的出现】

  曾经的辉煌

  钱塘江采砂,曾经是人人眼红的暴利行当。

  上世纪八十年代,西湖区袁浦镇沿江乡村的一些村民,把农用船改装成简易的采砂船采砂,每月能挣上千元。1997年出现大型真空泵吸砂船,同时,房地产需砂量大增,采砂利润激增。1999年底,真空泵吸砂船暴增至39艘。有时候,江面上有上百艘采砂船在“抢砂”。

  挖砂运砂纯利润可达10%,远远超过零售业平均的2%、服装出口业的3%。

  疯狂挖砂危及桥梁堤岸等水工程的安全,2000年,钱塘江管理局开始介入,和港航部门一起管理挖砂业。

  2003年,钱塘江一桥上游的砂挖得差不多了。各管理部门协商后,照顾到采砂从业人员的生计,允许开放钱塘江一桥下游河段采砂。

  考虑到砂量越来越少,钱江一桥下游区段两岸都是市区,禁采区多,不可能容纳那么多采砂船,所以钱塘江管理局决定把大型采砂船从39艘压缩到20艘。其他大小100多条采砂船则陆续淘汰。

  压缩采砂船采取股份制。被压缩的19艘船的老板,都成了剩下20艘船的股东之一。

  当时刚换新地方,砂源充足,砂子质量也好,采砂船利润丰厚。因此采砂股份转让容易,换算成的价值也很高。原老板不论卖出股份还是继续参股,都很划算。因此几乎没什么阻力就完成了“重组”。

  盲目的扩张和投入

  没想到的是,很快,采砂业的拐点就来了。遗憾的是,大多数砂机船和运砂船的老板都没有看清形势。相反,就在采砂利润一落千丈的前夕,他们依旧盲目地投入了巨额资金。

  2003年,运砂船运力其实已经过剩,原来每只船一个月能运8趟,但由于港航部门批出的运砂船越来越多,每艘运砂船每月已只能出工三四趟。即使这样,运砂船利润仍十分可观。而船的运砂资格也被炒得很热。

  最高时每吨要价3000元。这样,一艘330吨运力的黄砂船,光运砂资格(俗称砂卡)就能卖到上百万元,远远高于船本身的价值。

  2005-2007年,砂机船老板掀起一轮改造动力的热潮。20艘船每只投入150-380万元,其中银行贷款每只船30-280万元。

  【现状:负债的老板和忧愁的伙计】

  砂机船老板的荷包已大缩水

  事实上,采砂业的纯利润,从2003年就开始大幅下降。时至今日,几乎已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2月17日,六桥下游,10只采砂船扎堆采砂。吸砂管深入江底,不断工作。沉淀池里翻滚着黄色的泥水。砂子沉积下来,被输送带送到旁边的运输船上。

  “浙钱江采026”上,船工沈师傅不时在船上走动,保证机器正常运转。

  “这趟活,老板是亏的。”沈师傅爽快地说。

  从15日到17日,机器24小时开动,光柴油每小时要800块,总共挖上来1400吨砂子,每吨砂20元,算一算,老板确实没赚钱。

  问题在于采砂速度太慢。说明这个部位砂子少。“运气不好,有时候,一小时能挖七八十吨。”沈师傅说。这样老板每小时能赚两三百元。

  沈师傅承认,砂越挖越少,富砂的地方越来越难找了。

  最让人烦心的是,越到下游,砂子颗粒越小,质量越差,有时候,就是挖到砂,也卖不出去。

  以前钱江一桥上游的砂子颗粒大,可以用来浇铸混凝土。现在的砂太细,只能用来粉刷墙面,所以价格卖不高。

  沈师傅不由回忆起挖砂的黄金时代来:“6年前,砂场老板人人拎着现金到码头上抢砂。钱江砂比远路运过来的长江砂卖得价格还高。现在呢,运砂船停在码头好几天也卖不出一船。”

  砂少,挖得成本高,卖得价格却低,难怪砂机船老板的荷包要大缩水了。

  “浙钱江采026”的老板韩本荣说,去掉银行利息和各类成本,去年一年只赚了四五万元。只能填饱一家人的肚子,银行里数十万元贷款是顾不上还了。

  运砂船老板勉强维持

  2月17日下午,装满砂子的“富阳货302”号停泊在二桥附近江面上。船仓边缘的橡皮管里,不断流出一股股清水。这些水是满仓的砂子里漏排出来的。得等水漏得差不多了,才能开船,这样船才不会因为过重而不安全。

  船工华师傅站到满船砂子上面,用锄头把砂尖尖刨平。以免阻挡船老大的视线。船老大小陈坐在驾驶室内:“330吨位的船,至少要装500吨的砂,现在装砂价格和砂场出的价格差不多,船老板赚的就是超载的那部分。”

  华师傅和小陈都很替老板着想,在保证安全范围内,尽量多装一点砂。因为老板也不容易。“这条船买的时候150万,现在只有30万好卖。老板银行贷款木佬佬。去年一年,刨掉人工、柴油费、银行利息,还有上交港航部门的费用,只剩下1万元纯利润。”

  老板朱彬彬是西湖区珊瑚沙村人,他证实了两位伙计的说法。

  2003年下半年,朱彬彬在采砂业最火的时候,买进这条船。当时一艘船半年就能挣二三十万元。朱彬彬从银行贷款80万,看起来很快就能还清。

  没想到,2004年行情就剧变。砂子少了,以前1小时能挖100吨,现在只有七八十吨,甚至更少。而柴油价格暴涨,也使成本剧增。

  另外,砂子质量变差,售价锐减,销路也看跌。不过,当年朱彬彬仍挣到20多万元。2005年,纯利润已不到10万元。……最近这几年,他每年只能勉强维持不亏本。

  商会会长说,八九百位老板还贷要靠砂

  韩本荣和朱彬彬,并非孤立现象。杭州砂业商会会长刘福迁说,由于大部分砂机船和运砂船都有好几个合伙人,负债经营的牵涉到八九百位老板。

  虽说现在赚钱也已不多,但是,一旦禁采,这批老板恐怕连银行利息都还不上。还有些老板用砂机或船抵押,贷款投入其他行业,一旦机器或船停开,银行终止贷款,资金链一断,整盘生意都得砸在手里。

  目前,砂老板有的采取鸵鸟政策,做一天和尚撞一天,挖得一天是一天;另一部分老板试图说服政府官员,重新开放上游禁采区。

  万名农民工愁找新工作

  除了焦虑的老板,采砂业还雇佣了上万名农民工。他们集中在西湖区双浦镇的东江嘴、老砂和外张三个村。

  29岁的陈正丰是东江嘴村村民,他在朱彬彬的船上打工。小陈是有学历的。他中专毕业,学电工出身,找不到好工作,就跟大多数村民一样,上船挖砂了。

  现在小陈每月能挣2000元,老婆不工作,在家里带孩子。“在船上工作很辛苦的,机器轰隆叫个不停,七八年干下来,耳朵都有点毛病。别人话说轻了就听不见。”小陈说。

  听说要禁采了,小陈这几个月都在很上心地想出路。村子附近没什么工厂,“村里好多人都去桐庐富阳碰运气。我也想去。因为那里离家比较近。”

  政府要禁采,小陈相信总有原因的,但对自己的未来,不免有些忧心。因为光东江嘴村就有1000多位村民原来是端“砂饭碗”的。

  “一下子这么多人找工作,工资会给压得很低吧。政府要是能给我们牵牵线、搭搭桥就好了。最好开始几个月,找不到工作的一段时间,能发点补助金,因为打工的平常没什么积蓄,都是赚多少花多少的。”朴实的他,想半天,挤出这几话来。

  【声音:现在是全面禁采的时候了!】

  那么,钱塘江真的没砂了吗?禁采是根据什么做出的决定呢?

  “钱塘江底的砂是成千上万年累积而成的。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每年挖砂量大大大于上游来砂量,资源枯竭是必然的。更何况,钱塘江采砂,破坏环境和生态,从长远来看,禁止是大势所趋。”钱塘江管理局有关专家说。

  钱塘江管理局:规划是怎么做出来的

  2000年开始,钱塘江管理局介入管砂,主要分两步走。

  首先,法律法规逐渐完善,规定了禁采区和禁采时段。

  挖砂会把水工程的底破坏掉,造成坍塌。因此,两岸堤线外100米内禁止采沙,水工程如桥梁附近也禁止采沙。铁路桥禁菜范围是上游500米下游3公里,公路桥上下游500米禁采。

  另外,三堡船闸至周浦一带是饮用水源区,采砂会让水变混,因此也必须禁采。

  从深度看,挖得太深,被挖空地附近会坍塌,影响河势稳定,所以,江底十五六米以下,禁止开采。

  从时间上看,春秋季节是一些鱼类的产卵期,禁采。大潮来时、台风期间,因不安全,也禁采。

  钱管局做的第二件事,是调查资源蕴藏量,分区段对每年挖砂量进行规划。

  钱塘江杭州规划河段内,从闻家堰至钱江六桥,历经数十年开采,砂源已趋枯竭。

  闻家堰至钱江一桥河段,允许可采量约1000万吨。2002年下半年已基本无砂可采。

  由于运砂船传统上要超载三分之一,也就是说,330吨的船,实际装砂都在500吨以上,所以,二桥至六桥河段的可采砂,本来2007年的规划在四年之后采完,但实际上,至2010年就采得差不多了。

  蕴藏量和规划是如何出笼的呢?专家都经过细致科学的监测和计算。

  2007年,做《钱江二桥至六桥河段控制采砂规划》之前,钱塘江管理局勘探设计院专家对钱塘江二桥至六桥段,做了钻孔勘探。每隔2公里钻一次,一次在同一断面上钻三个孔。结果发现,钱塘江底第一层的第二部分是粉砂,厚度大,颗粒粗,可用作建筑材料。其他层次的土或沙都不能用。

  钻孔同时还做了颗粒分析。理论上说,直径0.15毫米以上的沙才可用作建筑材料。

  粉砂层取样后,根据样本中0.15毫米直径黄沙的含量估算,钱塘江二桥至六桥的江底,直径0.15毫米的沙大约有1300万立方米。实际开采量按80%计,可采量约1000万立方米(有的地方没法采到砂),即1500万吨左右。而钱塘江江砂开采权已连续两期进行拍卖。

  一期拍卖总量200万吨,实际采砂量176万吨;二期拍卖总量228万吨,由于洪潮水等影响,作业时间缩短,估计二期结束实际采砂总量约155万吨。则一、二期采砂总量约331万吨。但考虑到实际超载,造成实际采砂量必须在船吨位上乘以1.5的系数,因此,第一、二期实际采砂量约500万吨,剩余的黄砂蕴藏量约1000万吨。按目前速度开采估计2年时间砂源将枯竭,即至2010年底左右。

  专家:调查显示,上游来砂只占采砂量的20%不到

  对此,一些采砂业者不以为然:“钱塘江每年都从上游冲下来好多砂子,不采,反会越积越深,阻碍通航。”

  那么,钱塘江的上游来砂,每年究竟有多少呢?是否可与每年的采砂量相抵消呢?

  钱塘江富阳段名叫富春江,采砂业主管部门是富春江管理局。

  在2008年之前的三年,他们每年都委托水利河口研究院的卢祥兴教授对富春江段的砂资源和上游来砂进行调查。

  “自从富春江水库和新安江水库建好以后,大坝拦掉很多来砂。另外,钱塘江上游水土保持一年比一年做得好,结果就是钱塘江的上游来砂,一年更比一年少。”近几年的数据表明,富春江上游的来砂量,约占总体采砂量160万吨的20%也不到。

  河床越挖越深,目前容积量已比上世纪九十年代扩大了一倍还有余。“再挖下去,可采区渐渐无砂可挖,挖砂船迫于生计,会不断接近禁采区。现在是全面禁采的时候了!”卢教授忧心忡忡地强调。

  声音:禁止采砂,让大自然休养生息

  禁采,不仅仅是水利部门的声音。环境专家和生态专家,也都赞同禁止采砂,让大自然休养生息。

  浙江省淡水水产研究所所长叶金云教授说,挖沙对钱塘江的生态系统肯定有不良影响。首先,河床形状变化,挖掉沙的地方,水变深了,压力什么的也变了,因此淡水贝类、螺类等底栖生物群落分布肯定将受影响。比如富春江以前黄蚬年出口量700吨,现在已减少到100吨。

  其次,挖沙弄得水很浑浊,水的透明度降低,浮游植物获得的光线少了,制造氧气也少了,鱼类生长就要受影响。

  第三,某些鱼类会把沙质河床当作产卵场所,挖沙会影响鱼类的繁育和生长。

  他认为,从长远看,钱塘江里很多土著鱼类绝种,跟挖砂业也有一定关系。

  省环保局一位专家认为,不仅仅人有生存权,水中生物也有生存权。而挖砂,肯定会破坏它们的生存环境。

  挖砂还会影响水质,使水中悬浮物增多,特别黄泥浆浓度会提高,造成水体污染。所以在饮用水源地,一定要禁止采砂。

  【出路:政府搭建平台,提供服务;企业放弃幻想,勇闯市场】

  眼前的局面,政府该插手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2003年左右运砂船盲目扩张到800艘,港航部门是有责任的。本来应该按照出砂量,严格控制运力,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有门道的人就是能搞到“砂卡”(可从钱塘江采砂船上运砂的资格证书),然后高价卖出。

  在“黑市”里,砂卡被炒到3000元每吨。这样,一条船成本只要四五十万元,但300多吨运力指标却要上百万元。

  后来,港航部门挖出十多条蛀虫,但好多船老板也因此被套牢了。

  当然,说到底,投资风险只能自负,但这么多年来,砂机船运输船老板交纳了不少管理费用,因此,政府部门做甩手掌柜也是说不过去的。

  出路何在?其实,相关部门并非无所作为。

  港航部门曾经带领一批运输船老板到山东等地盛产煤的地方找活。煤从上海港卸下来后,就被一批安徽和苏北船老板接下,沿着京杭运河运到杭州。这批船老板一家几口都住在船上,生活艰苦不说,什么都得亲力亲为,赚的就是浙江砂老板付给雇工的那几万元辛苦钱。

  面对竞争对手如此廉价的劳动力,浙江砂老板只能一声叹息。

  怎么办?大家都寄希望于政府:政府总不会白白看着大家没饭吃。还有人希望政府开放二桥上游区域,让他们重新采质量高的砂。

  “缩减规模,逐渐禁采,这是大方向。绝对不会再回头。已经禁采的地区,再采就要危及堤岸、水上工程的安全。”所以,钱塘江管理局有关人士请采砂业者放弃幻想,积极寻找出路。

  不过,毕竟涉及上万人的生计,政府也不会甩手不管。

  早在2003年,钱塘江管理局已经出面把挖砂机从39艘压缩到20艘。而运砂船也已从最高峰时候的800艘,自然淘汰到600多艘了。本想再压缩下去,但反弹实在太大。目前,钱塘江管理局已跟砂业商会达成一致,不再压缩砂机,但2010年底要全面禁采。在禁采之前,将帮老板们争取更多的政府扶持和转行服务。

  钱塘江管理局有关人士说:“砂机船和运砂船问题不解决,很可能会危及社会稳定。但是光靠钱塘江管理局一个部门,要顺利解决是不现实的。”他们希望借鉴富阳的管理办法,由当地政府牵头,多部门合力,为退出采砂业的老百姓和船老板提供力必要的帮助和服务。

  而专家认为,钱塘江管理局代收的采砂权拍卖费用,每年有数百万元,这部分钱,不妨反馈给砂业人员一点。比如探测含砂量,在一些长期禁采之后淤积量增加,影响行洪和航道的地方,不妨适当开禁。

  另外,运砂船本来按照钱塘江的潮水特点来设计,头是方形的。这种船要进运河运煤或其他东西,必须改造,把船头做尖。港航部门可对船只的改造费用予以补贴,鼓励船老板转行,做其他生意。

  政府还应积极引导这些船老板自谋出路,勇闯市场。比如一些船老板利用砂机船做抵押,拿到银行贷款后,改做农家乐,已有成功例子。

  时报记者 田晓晋 文 见习记者 肖兵峰 摄

责任编辑:雷利伟


来源:青年时报

文章关键词: 田晓晋 采砂

相关专题: 深度报道 杭州新闻网 浙江名记

打印文章】【关闭文章】【收藏该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 主办